首頁 > 書畫 > 正文

呼吸水墨的詩行——略評陳小奇先生的扇畫和配文

2020-01-04 10:50:07    人民日報社市場報網絡版   點擊:

文字/尹奇軍

畫作/陳小奇

 

(一)

退休后的小奇,每潛伏一段時間后,就捧出一份驚奇。從《一只更年期的貓》60幅畫及60段文系列,到巨幅畫作《湘江古岸》,從祁連山下的60幅人物素描,到赴日本展覽的幾十幅寫意小品,大的小的,一亮相就讓人驚羨。在這個冬天,持續吸引我的是一組扇面畫,一周一周如約而來,構成極不耐煩的誘惑:上一幅畫尚在回味中,正在構思畫評如何著筆,下一個情節奔涌而至,總感覺他的靈感和才情奔跑在你前面。

碌碌如我,只好跟在他的腳印后,默默拾起這個冬季中不多的詩意溫暖,如拾起那些飄落的金黃樹葉。幸好,經過他女兒的推發,看一幅畫,品一段文,就可以方便地回看前面的扇畫。使這個詩意的跟蹤不致斷了線索。

小奇的扇面畫功力十年前就領略了。

撇開所謂小中見大,近中見遠,“咫尺之間,萬里之遙”的扇畫特點,我覺得他的扇畫還有幾點,一是情趣多,很多畫里埋伏著恢諧的段子,引人會心一笑,一只貓對著魚缸發楞,一只狗對著樹叢叫喊,一個老頭扭曲身子做春天的夢……這一回,光標題就讓人忍俊不禁,《不正經的日子里畫不正經的畫》,畫面聽得見笑聲,畫面含著藝術的調侃,天真撲面而來。

二是情節足,一些生活的片斷,被畫家生生摘下;一些故事的情節,被畫筆有意截取,容易讓人無端產生代入感,像一個劇本的開頭,又似一個話本的結尾,似乎有“很久很久以前”的畫外音,又似乎有“且聽下回分解”的拍案驚奇,有“不知今夕何夕”的時空轉換,有“累了歇會”的藝術撫慰。故事還在繼續,沒有什么可操心的,就讓我躲進畫中深處小憇一會。

三是情色濃。不是說畫里有故事嗎,這些故事有故意的指向,指向的是那些年那些人,那些時時浮起的鄉愁,那些欲說還休的情感,那些閃過的眼眸那些飄在風中的夜話……畫不僅僅是記錄,不僅僅是回味,一旦經過的水墨的渲染,就升騰一種濃郁的氤氳。他想說很多,又壓抑在方尺畫紙上,一個有心人探頭進入,忽然就走進了一個長廊,那泓清泉,那葉小船,那片漁網,那個笑靨,那張老臉,那飄蕩的裙子,都擁擠上來,為你引路為你導游,一步一步走進藝術庭院,一步一步走進靈魂花園。

當然可以談點技巧性的問題,比如那些線條的聚散離合,那些色彩的濃妝淡抹,那些構圖的奇崛拙樸,那些意境的忽遠忽近,二維空間里避思縷縷,概念提煉的匠心獨運,具象與意象,寫實與寫意,經過一支日趨老辣的畫筆進行組合,就是揮之不去的味道:生活的味道,真誠的味道,童趣的味道。就是強烈的勁道:墨舞秋風的勁道,厚積薄發的勁道,直鍥人心的勁道。一支畫筆與人生的對話,就是這樣自由,就是這樣任性,就是如此潮。



(二)

知道小奇先生會寫詩,沒想到會寫得這么好。以前看他在《一只更年期的貓》系列畫旁配的大段文字,感覺他寫了一部小說,一部中長篇小說,時續時斷的描繪和講述中,是一群城市邊緣人的存在狀態,有寓言色彩,有生活鏡象,有悲憫情懷,有自嘲語態。畫中有貓,貓語喵喵,通過貓眼看世界看各色人生,便看出另一番味道。

這一次配在《不正經的日子里畫不正經的畫》下面,是詩,是詩的格調,詩的韻律,詩的情懷,詩句在畫外,畫內有詩意。長則十數行,短則一二句,長長短短,從容踱來,可以澆一杯清茶,品之再三。



有的句子是格言,有幾分雋永的內涵。如“憐憫和慈悲是一種澄懷味象之后的大愛”,“陪伴是另一種孤獨”,里面藏著生命的感嘆,藏著對世象的超然。有的像一句中國風的歌詞,如“也許昨夜夢撓芳枕,也許今霄(應為宵)雁鳴關山,也許沒有也許”,“片刻的停泊,永遠的流浪”,畫里有筆墨節奏,詩里有古聲新韻。

有的純粹是古詩模樣,可以直接篏進唐人的七言中,如“垅上人去巢穴空,月下風清獨梳愁”。梳愁一詞直接入典,古意翩翩處,人戴秋葉來。有的就是現代意象詩的派頭,如“遙想,不僅僅是鎖在眉宇間的一抹橙黃”,剛開了頭,就剎了尾,因為短,就讓人低徊不已。



系列扇畫中,他畫了好幾幅關于船的主題。有孤舟靠岸,有兩船并棲,有帆動碧波,有江村野渡,在這些畫下面,是畫家對船的直接詠嘆。詩句也就來得輕煙淡波,如“點亮一盞漁火/便是呼喚一闋詩行”,“記不清,被擱淺了多少個春秋/過去只是一幀無始無終的圖案/他們默默地依偎/靜靜地睥睨/共同抵御/無法被時光拯救的孤獨”,“海的呼吸像哭泣的聲音,這是因為曾經的水手選擇了背棄”。



這些詩句,由船而發,因畫而生,但顯然,早超越了船,可獨立于畫,幾乎不要太多的解讀,讀的人就體會到,其中的意蘊。一船心事幾人懂,江湖盡是漂泊客。



畫有玩味,詩便隨意。哥玩的不是畫,不是藝術,玩的是情趣,是心態。那些畫外的人生風景,那些不事喧嘩的隨意狀態,不圖炫耀,不隨潮波,著手成趣。哥寫的不是詩,是心橋片斷,是午夜孤獨,是凌晨夢醒,那是風中寧羽,是湍水靜鱗。是手中握的秋意,是心中藏的春潮。是去年的風雪染白的幾縷頭發,是今天的朝霞映紅的滄桑。

如此詩句如此畫。只有這樣的詩,才配得這樣的畫,只有這樣的畫,才引發出這樣的詩。
 

值班編輯:彭晨浪   審核主任:陳志勇

 

 


相關熱詞搜索:陳小奇先生

上一篇:新年“打卡”岳陽市美術館新館,走進畫家劉云的山水湘情
下一篇:紅色風景迎春晚:畫家高文清現場拍畫助力殘疾音樂天使

? 吉林十一选五预测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