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書畫 > 正文

一扇窗戶,一個斑斕的世界

2020-01-13 20:54:22    人民日報社市場報網絡版   點擊:

文/羅并鄉(湖南湘潭)

一扇窗戶,一個斑斕的世界

——郭宗忠訪談錄

羅并鄉:郭先生好!首先謝謝你接受我的微信采訪。

我們雖然至今沒有見過面,但是通過微信多次交流,我了解的你除了是一個成績斐然的作家、詩人外,還是一個熱愛生活的攝影愛好者,狂熱的書法追求者,并且還是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,對心理學領域有研究的學者……請問你是如何能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做到這一點的?

郭宗忠:這些與我的軍旅生涯密不可分,在二三十年的軍旅生涯中,我陸續讀了八年的軍校。我讀空軍航空大學的情報系,軍事人文,天文地理,民俗風情,雞毛蒜皮,讓我知曉萬物都有關聯,需要去了解,去關注,從中找到許多隱蔽在表面下的真實,為戰爭提供可靠的情報;我讀解放軍藝術學院的文學系,知道軍事文學給予軍人的勇毅和果敢,也會成為戰斗力,所有的書與詩,都是你用心和行動去揮舞的劍戟;我讀解放軍藝術學院的文化管理系,體悟到繪畫、書法、舞蹈、音樂等等,每一種藝術門類的魅力和奧妙相輔相成;我讀南京政治學院的軍政學,戰略與戰術,讓我放眼戰爭與戰場,讀出運籌帷幄決勝千里,縱橫捭闔的大手筆;我讀空軍某醫學研究所的心理學,用300行的長詩作為答辯心靈的微妙與日月星辰的浩瀚美妙。

羅并鄉:豐富的經歷和各種知識開闊了你的視野,使你成為了一個復合型作家和學者,難怪你有那么多不同的愛好,這也是一個成功的作家所具有的優勢。當然我也聽到了一些不同的說法,如術業有專功,并且古人云,藝多不養身,那么,你是如何看待這種不同的說法呢?

郭宗忠:我認為古人的這種說法是針對學藝不精而言。其實古代的才子們琴棋書畫都會,進入了現代社會,我們的世界是無限寬廣的,充滿誘惑的,但是,人類的時間節奏越來越快,在這個信息爆炸的多元世界,我們不可能像古人那樣樣樣精通,也不能像古人那樣有充裕的時間,因為社會的分工的細化,使人類的工作和生活圈子是有限的,有的人一輩子的工作和生活都在固有的圈子中,知識面單一,這等于人類一輩子就生活在固有的房間中,如何突破這種固有的模式?我的回答是要想看到豐富多彩的美麗風景,就必須多打開幾扇窗戶。

羅并鄉:你的這種提法很有哲理味,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,如果人不打開看風景的窗戶,那么我們的世界是狹窄的,也許會永遠局限在你打開的那一扇窗戶的世界之中,你也就以為那一扇窗戶外就是整個的世界;如果人多了一種愛好,多了一門知識,就等于多打開一扇看世界的窗口。

郭宗忠:是的。我們只有多打開一扇扇眺望外面的窗戶,才可以看到多角度的多維度的,即是豐富多彩的世界,又開拓了廣闊的內心世界。

羅并鄉:說得真好。如果用文學形象化的描寫,你是怎樣打開文學和書法的窗口,眺望這兩個不同世界美麗的風景?

郭宗忠:我這樣來回答吧——文學打開浩瀚的天空想象的窗口我最初是從事詩歌創作的,詩歌“是聽從靈魂深處的召喚,是真誠面對生活的回聲”,作為一個至今對詩依然充滿摯愛的人來說,我寫詩也有30多個年頭了,可以說從初中喜歡上詩,對“成為一個詩人”的渴望也許成為了當時認為的人生之中最大的“理想”或稱之為“夢想”。詩人的瀟灑、風情萬種,優雅風騷,也代表著青春期的沖動,我在讀高中時與同學組織“青春詩夢”詩社,在昏頭昏腦的學業間,詩歌仿佛是一道打開明亮世界的光,很榮幸,當時在《北京詩苑》和《回音壁》等報刊上就發表了詩歌。

1985年10月,我高中畢業后入伍,文學情懷中更加多了一種投筆從戎的豪情,部隊熔爐中那種艱苦的生活,整齊劃一的紀律,赴湯蹈火的決心等等錘煉了我軍人的素質,文學成為了我走向心靈最大的慰藉,后來在軍校學習的期間,當時因為在《解放軍文藝》《詩刊》等報刊發表作品,隊長專門給我了一把學習室的鑰匙,晚上熄燈號吹過,只有我一個人可以在學習室里讀書、寫作。我雖然每晚熬夜,但白天從來不打盹,午休時偷偷跑到宿舍樓后面的白樺樹林里,讀書,或者在白樺樹葉上寫下詩句,軍校時光讀了上百本書,寫了幾百首詩,上百篇文章,為我以后考上夢寐以求的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打下了基礎。

1996年9月,我就讀解放軍藝術學院(現改為國防大學軍事文化學院)文學系時,系里組織我們去圓明園,我突然被那些不再是石頭的石頭震撼,看到那些殘垣斷壁,特別是殘缺不堪卻直立著的斷石時,仿佛看到了石頭熊熊燃燒的火焰。想想1860年10月,區區兩三千名英法聯軍進犯圓明園,將圓明園洗劫一空,并焚燒3晝夜,使這座世界名園化為一片焦土。正如法國著名作家雨果所描繪和抨擊的那樣:有一天,兩個強盜闖進了圓明園,一個進行搶劫,另一個放火焚燒。這是自詡為“大清帝國”的恥辱,也是中華民族歷史上的恥辱。作為一名軍人,我久久不能平靜,一直感到有一片陰沉的云壓在我的頭頂和心里。之后,那個秋天,我去了30余次圓明園,坐在石頭上,每次寫下幾行詩,寫成了近300行的《石頭火焰》。

?這首詩,寫完后不忍心再讀,就壓在了我從東北當兵時帶來的一只木箱里,我轉戰南北,很多年遺忘了這首詩。它仿佛是我作為一名軍人的隱痛。那些冰冷的卻是熊熊烈焰一樣的石頭,是恥辱,也警醒一名軍人必須時刻握緊拳頭。

羅并鄉:我知道10年之后的2006年,你將這首詩發給民間第一次對軍旅詩歌評選的“首屆劍麻詩歌大賽”組委會,同年12月,這首沉重的沉痛的《石頭火焰》,獲得了首屆“劍麻詩歌獎”的唯一大獎。

郭宗忠:這也讓我感到了詩歌儲存的能量不會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消亡,真正的詩歌是恒久的。

之后的《解放軍文藝》2007年8月號,推出了7位軍旅詩人的長詩合集,這是紀念建軍80周年的詩歌專號,我的600行的長詩《醒獅》也獲得了軍旅優秀詩歌特別獎。

2009年,建國60周年,我的1000行的長詩《西柏坡札記》,刊發于《中國作家》詩歌專號上……

這幾首軍旅長詩,也是我從軍后作為一名軍旅詩人的豪情與思考。在寫完詩歌之后,我只有沉默面對它們,它們已經是另外的我,像我遠走的軍旅歲月,卻依然行走在永遠的革命隊伍里。

我還寫了長詩《神曲》,是我內心愛的頌歌。我還寫了100多首十四行詩,那種外在的語言與形式的尋找到的自由,出自心靈的純凈的抒情,都使我感到了文學別具一格的魅力。

詩歌也許無力改變這個世界,但卻可以使這個世界更加美好起來。即使是輕飄飄的吟唱,也是基于對失去的美好的追憶,讓人珍惜現存的美好。作為一位詩人,要愛自己生存的這個時代,以自己的“在位”展示時代的美;即使逆著時代前進,也是為扭轉時代的邪惡而進行的一種獨善其身的較量,以自己絕不會與惡同流合污的決心戰斗到底,這就是詩人之所以為詩人的原因。

羅并鄉:對你這位激情洋溢的詩人而言,如果說打開文學這扇窗戶,讓看到了文學浩瀚無邊的天空,思維飛翔起來,那么,我可以這樣說,因為你的文學成就,你正升起為文學浩瀚天空的一顆閃閃發光的星星,你的視野也變得無比遼闊。郭宗忠:過獎了,只能說文學的窗口打開了我遼闊的視野,讓我生命豐富多彩,所以我始終對文學充滿感恩,我認為“既然皇天后土給了我這唯一一次的珍貴生命,我內心始終充滿感恩,熱愛生活,珍惜光陰,以勤勞的雙手不遺余力地勞動,以不倦的頭腦去愛這個世界,以跋涉不息的雙腿去祖國的邊陲哨所,我內心始終洋溢著幸福和快樂,這是生命本來的意義所在。”

羅并鄉:你的書法作品是很有特點的,我最近發表的《書法作品中的快意人生——讀郭宗忠書法》(2019年11月22日《中國藝術報》)一文,就對你的書法作品作了評論,我認為你根據自己的性格特征 ,書法創作上追求厚、樸、拙,經過多年的刻苦訓練 ,如今你的字初步形成既有楷書筆形,也含篆隸筆意,厚重而不失靈動、氣韻生動的特點。

如你寫的“蟬”字,看似形骼拘謹,隨意而為,實則古拙意雅,有一氣呵成、神韻飄逸的效果,斜而上挑的蟲字與雙口向上的單字,宛如秋蟬在風中瑟瑟而歌,不失高潔之志的悲愴,這種具有美學特點的書法作品無疑是一種創新。

請問,你是如何用文學語言來描寫書法的呢?

郭宗忠:應當說,書法是我文學愛好之外的另一種愛好,可以這樣來形容——書法打開了與古人神交的窗口

我剛開始練書法時是一種不自覺的愛好而已,真正使我把書法變為自覺的追求 ,是軍校畢業后的那年冬天,在東北軍營,面對漫天大雪 ,我突然意識到在這白茫茫的天地間,每一片雪花揮灑的寫意,在大地上與萬物黑白相間的天然意趣,這是一種來自天地之間的冥冥之中的古老書法的呼喚。

從此,我開始了漫長的練習書法的歲月:初臨習漢隸三碑,再之后喜歡石鼓文和篆書,每天堅持讀帖 ,我覺得每一次臨摹,都是與古人神交的過程,既是學習古代書法家的字體風格,又是學習他們高尚的品德的過程。

我對蘇軾的《赤壁賦》書法情有獨鐘,全篇布局情韻深致、理意透辟,書法注重“取意”,且字形溫潤、筆圓韻勝、格調高雅,姿態萬千,風格多樣。我通過以蘇軾的主觀感受為線索,通過主客問答的形式感受到了作者由月夜泛舟的舒暢,到懷古傷今的悲咽,再到精神解脫的達觀。我也逐漸形成了自己的人生觀,如今能夠自自然然生活,遵循內心的法則去愛,去感受去寬容,始終保持住自己不為外界的風向搖擺,心和身逐漸都沉靜下來。內心平靜才能夠看清變化萬端的風云,這與蘇軾的影響不無關系。

我也喜歡鄭板橋書法,他的作品既有隸書的結構特點,也有行書的結構特點,所以在整幅書法中,既有像隸書的結構,也有行書的結構,交相呼應,這正是鄭板橋的匠心獨運,兩者之間能夠渾然一體,增加了筆法的豐富性,也豐富了結體的多樣性,尤其他亂石鋪街的章法,看似隨筆揮灑,整體觀之卻產生跳躍靈動的節奏感??梢赃@么說,鄭板橋書法是“形丑神不丑”,表現出他任性率真,不媚流俗的風骨。

?王羲之的《蘭亭集序》,記述的是王羲之和友人雅集蘭亭的盛事。全篇書寫從容嫻和,氣盛神凝,逸筆天成,而且變化結構、轉換筆法,整篇書卷散發出來的魅力,即使天天面對,也依然有著取之不盡的意與法。

羅并鄉:你是由于長期的臨摹,與古代書法家神交的過程中得到了啟發,經過無數次的蛻變, 由臨摹到脫帖,才慢慢悟出其中三昧,形成目前縱橫捭闔,大氣磅礴,淋漓盡致的風格。

郭宗忠:我還在不斷學習。要用書法作品抒發自己的人生快意,在自然散淡與古樸凝重間尋求書寫的內心自在,也是我作為文人書法家的自然情懷。所以我在緊張的工作和寫作之余,每天夜半,或者清晨醒來,練字不輟,就是為了使自己的書法創作達到一種“我手寫我心”的自如境界。

羅并鄉:你的書法作品已經有相當高的造詣,據我所知你這種脫胎于顏體,肆意而守法則,用墨濃淡,枯濕相濟,整張字章法緊湊,合理,有較強的表現力的書法,受到查干、王宗仁等著名詩人作家的認可和社會的廣泛關注。

近年來,你的書法作品多次參加展覽、獲獎?!吨袊囆g報》《人物傳記》《大河詩刊》《北京晚報》《中華風》等雜志報刊刊發其作品及書法評論。2018年,《中國美術家》雜志,用8個頁碼在“書壇名家”欄目推出你的書法作品。

在當今的書法界百花齊放,各種風格流派爭奇斗艷的形勢下,你今天在書法界有所影響已經極為不易,這也是我采訪你的原因。我周圍就有不少以書法見長的人,他們每天練筆不止,但是細看其作品,都只是臨摹古人的書法,徒得其形而未得其神,寫得再好不過是一個個文字符號的“刻痕”與“復制品”而已,這些人離開帖、沒有別人的“書法”字體就寸步難行,故這些作品是沒有書法價值的,稱不上真正意義上的書法。

?郭宗忠:我有一首《書到若水取法無》的詩歌,抒發了自己的寫字的體會,又表達了自己追求的豁達人生:

書到若水取法無,文入心懷古今舒。
天開地闊胸成竹,山河江海掄金斧。
日月星辰自有路,一筆一劃融通途。
逍遙自在心無塵,剛柔相濟筆自如。

我也知道真正要打開書法這扇美麗的窗戶并不容易,我認為學書法還要“功在書法外”,一個人的文化品位往往決定書法的高下,如書法家啟功,他也是著名的學者,在中國古典文學教學與研究等方面成就斐然,其書風被書法界推崇,就足以說明一個人文化底蘊的重要性。

“路漫漫其修遠,吾將上下而求索。”一個人要想在書法上有所造詣 ,就必須把中國與世界的燦爛文化作為根基,作為開闊心胸的一扇扇窗戶,有了這些窗口,你眼前的書法,也才有了厚度與深度,有了廣度與遼闊,書法方可自立于世,你真正打開的這一扇書法的窗戶,就是一個斑斕的世界。因而,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?羅并鄉:謝謝你接受我的采訪。但愿你打開的一扇扇窗戶,通過你的文學與書法,也為我們展現出更加美妙獨特的五彩斑斕的藝術世界。

郭宗忠,軍旅詩人、作家、書法家、心理咨詢師。山東泰安人,現居北京。1985年10月入伍,畢業于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,詩、散文、報告文學等作品散見于《詩刊》《中國作家》《人民日報》《光明日報》等報刊。著有詩集《回歸》《隔世故鄉》等。首屆“劍麻詩歌獎”得主,獲“軍旅優秀作品”特別獎。書法作品多次參加展覽、獲獎?!吨袊囆g報》《人物傳記》《大河詩刊》《北京晚報》等雜志報刊刊發其書法作品及書法評論。2018年《中國美術家》雜志刊發8個頁碼書法作品;2018年10月,宸冰書坊作了一小時“讀書與人生”訪談,播放量達百萬;2019年1月,中國郵政中心出版發行其一套書法珍藏郵冊;2019年2月,《中國人物榜》網站對其書法作品作了專欄報道。

郭宗忠近照

【作家簡介】羅并鄉,湖南湘潭人。曾用駱思鼎等筆名。高級政工師,湖南省作家協會會員,發表詩歌、散文、文學評論和報告文學等作品,多次獲全國報刊詩歌和散文優秀作品獎。自幼對中國傳統文化有濃厚的興趣,多年來,在文學領域辛勤耕耘的同時,開拓了風水領域的研究。出版《泅渡月色》、《辦公室風水寶典》等書,目前在研究汽車風水方面頗有心得。
 

值班編輯:彭晨浪   審核主任:陳志勇

 

相關熱詞搜索:一扇窗戶,一個斑斕的世界

上一篇:山東衛視《愛的味道》第三期將播:媽媽再婚了 我卻爽約了她的婚禮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? 吉林十一选五预测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