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書畫 > 正文

我借禾雀解鄉愁

2020-01-16 00:20:28    人民日報社市場報網絡版   點擊:

文圖/老樂

大學畢業后,20幾年不曾涂鴉,兩年前重拾畫筆,居然激情依舊。

 之前,什么題材都畫,林林總總幾十種,大多淺嘗則止。好友汪東明面授機宜:盯三兩題材一直畫下去畫到死,還畫不出名堂,用長沙話講,叫蠢得死。

竹雀,很多名家畫過,再去揮毫竹雀,感覺會有點膩。麻雀跟稻穗搭配,畫面很土很鄉愁,靠譜!還接地氣!畫《稻雀圖》最難解決的不是麻雀,而是用來烘托氣氛的背景———稻穗、稻田。

麻雀在鳥類里實屬卑微,還嘰嘰喳喳熱鬧傷噠,他們歡呼雀躍,掠過田間地頭,堂前屋后,掠過游子的心坎。

物欲橫流的當下,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群眾,他們日出而作,日落而棲,為謀稻糧而奔波,與卑微的雀兒的生態環境頗為相似。

麻雀沒有雄鷹俯瞰千里之凌云視野,沒有喜鵲寓意祥和而討人歡喜,更沒有孔雀雍容華貴。

上世紀50、60年代,麻雀與老鼠等同列“除四害”名單,后來鳥類專家為其平反,他們認為,雀兒是田間地頭的捉蟲高手,蟲子吃光了才偶爾偷吃一點點谷粒兒。人類就這么小心眼,不感恩雀兒們的除蟲之功,倒盯著它們誠惶誠恐貪啄少許谷粒。

“家鄉豐歲稻兒肥,穿過禾間捉蟲來。吾輩天生肚量小,嘗些谷粒把家回。”這打油詩是我微醺時即興“打”的,每每涂畫稻雀時,喜歡將它“油”在宣紙上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禾雀很容易與鄉愁牽絆,金浪翻滾的稻田與嘰嘰喳喳穿梭禾間的雀兒間常浮現我夢里,并幻化成筆下的《豐收曲》和《豐年圖》。       

兒時,一個叫鵝公灣的小村莊,在我身上烙下深深的故土印記:每年雙槍季節,禾場上金黃的谷粒,貪嘴的雀兒,和曬谷大叔驅趕小精靈的哦嗬聲,激蕩在我心里,永遠••••••             

老樂撰打油詩一首并畫。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作者簡介:老樂,本名劉歡樂,字瑞才,號歡樂堂主,于上世紀九十年代末進入媒體工作,先后供職長沙晚報報業集團、湖南廣播電視臺,現供職于湖南日報報業集團旗下的金鷹報刊社(金鷹報、法制周報) ?,F為湖南日報社內參重點記者,金鷹報刊社新媒體中心總監,湖南省美術家協會會員,九三學社中央書畫院畫家,九三學社湖南省書畫院副院長,湖南省岳麓書畫研究院副院長,湖南省直機關書畫家協會會員,中國書畫網藝術顧問,湖南省大學生書畫藝術研究會藝術顧問。
 

值班編輯:彭晨浪   審核主任:陳志勇

相關熱詞搜索:我借禾雀解鄉愁

上一篇:一扇窗戶,一個斑斕的世界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? 吉林十一选五预测软件